氣質援交妹 靠視訊從良


看起來頗有氣質的Doris(化名)是知名視訊網站的紅牌主播。最高紀錄曾有主顧客每天花兩萬點(等同兩萬元)買虛擬禮物送她,只為在小視窗裡跟她有更親密的互動。美其名是主播,其實就是要排解宅男網友的心靈寂寞、生理需求甚至變態要求;只要點數夠多,Doris大多都敢做。「反正不會身體接觸。跟我以前做過的事比起來,簡直太安全了。」她說。


▲要看奶、摸奶這類鹹濕對話,Doris 早已見怪不怪。


▲Doris是專職的網路視訊妹。她氣質不錯,很能聊天。給她夠多點數的話,什麼大尺度她也都敢做。

打開成人視訊網站,近百個美眉瞬間湧現在電腦螢幕上,任君點選。每個美眉都是主播,在她們個人的小框框裡,顯示了「一對一」或是「一對八、一對十五…」這樣的字眼。幾乎都是同時進行。


雲端包廂 凝望大尺度
Doris(化名)上班的視訊網叫「後宮」,光是看這網站名字就覺得難怪男人各個都想在上面選妃。據經紀人透露,Doris是這個網站的紅牌,曾經有過一個月業績近兩百萬的紀錄。「因為我很拚啊,我在線上的時間很長耶。」她每天固定中午一點到公司上班,淩晨一點下班。除了吃飯、抽菸,就幾乎都待在電腦前。


▲要求看「三角地帶」的客人很多,她很常穿著小內褲上工。


▲Doris腿上有一傷疤,她說是之前做援交時,被客人淩虐燙傷。


▲Doris很拚,累了就在辦公室一角休息。


「一對多,就是一個主播同時跟很多人一起聊天,這種尺度就大多普遍級,頂多打打嘴砲。如果要做些…比較over的,就會開一對一『包廂』,但也比較貴。」她解釋了基本玩法。

網路上的包廂,就是視窗,雲端上,屬於兩個人的私密空間;雖然只能透過web can彼此凝望,但仍然是要幹嘛都可以。「有人會要看我上空啊,看我私處啊,看我DIY啊…,如果點數夠多,可以啊。譬如,要看我上空,可能要三千點,看私處,四千點吧。DIY的話就要看我當天心情如何了。

「曾經有人要用一萬點叫我大便給他看,我是很想賺,但是就沒便意啊。哈哈哈。」


▲私底下的Doris總是安安靜靜。她23歲前是幼稚園老師。


▲Doris是業績超強的紅牌,經紀人已開始把她推到日本最大視訊網站,並教她怎樣跟日本宅男互動。


可攻可守 Doris

年齡:26歲  
身高:164公分
體重:50 公斤  
三圍:32C、25、36
交過男友:認真的4個  
性愛對象:沒計算
職業:網路視訊主播
手腕:善於聊天。大尺度也ok
未來目標:開寵物美容店


▲對於自己為了錢一個衝動開始援交,她內心一直後悔但又無法自拔。


什麼都敢 露點不露臉
三千點,就差不多等同台幣三千元。「不管做什麼,我們的原則就是『露點不露臉,露臉不露點』,但剛剛說沒便意是開玩笑的啦。通常我什麼都敢做,但是要我大便、尿尿…對著別人排泄這種,我就真的沒辦法。」

為什麼Doris什麼都敢做?她先是直接講:「因為跟我以前做的事比起來,這些都太安全了!反正是對電腦互動,根本不用接觸到身體。」然後欲言又止,想了一下才坦白:「在這個工作之前,我是在做援交。」

Doris長相很清秀,談吐也斯文,本來我們已經很驚訝視訊妹竟還有看起來算有氣質的這款。怎麼也想不到她還曾做援交。

「其實我高職畢業後,最早是在當幼稚園老師,當了三年。但是薪水實在太少,每個月就算加班,最多最多就領兩萬五吧。可是那時候我家真的需要用錢;我爺爺要洗腎。爸媽離婚後,我爸整天酗酒、委靡不振,只好由我來擔。」


▲日本視訊網站的習慣是美眉都先戴上口罩。Doris也入境隨俗,想要看她的臉,要再多付點數。


台妹進軍日本視訊網要敢秀
台灣目前約有二十幾個美眉出現在日本FC2視訊網站。FC2的台灣管理人徐大授說,台灣妹要打進日本市場並不容易,首先語言就是一個問題。「我們會先給簡單的日語課程訓練。但主要還是主播自己要懂得如何運用挑逗的肢體語言。像FC2的寬頻夠大,一個『包廂』最多可以同時容納3000人都沒問題,所以主播有時候就像一個主持人。

「日本的噱頭是要先戴口罩,先弔胃口那樣。進入大尺度表演時,通常就留下500人左右,因為這種就要收費,一分鐘約100元日幣。奇奇怪怪的表演很多,有人要看經血,有人要看洗澡,滿足的就是偷窺慾。但不能直接表演性交,這就違法。」台灣視訊網現在的花招是送虛擬禮物,譬如送花500 點,送車3000點(1點約1元),徐大授說,日本則是直接有給小費選項。


▲FC2台灣管理人徐大授覺得,台灣妹雖然有新鮮感,但要打進日本視訊網並不容易。


▲日本的成人視訊網站畫面比台灣赤裸裸。


3P開始 被虐待結束
因為太缺錢,Doris說,真的是當下的一個衝動才決定出賣身體。「我第一次接S,就是3P。因為我不敢一個人,就問我朋友要不要一起。重點是,那個客人很好說話,他願意多付一個人的錢,那次我們三小時加小費拿了兩萬元。」

可能因為以援交妹來說,Doris算是質感相當好的,她的客人大多檔次也高。「很奇怪,我的客人幾乎都是做房地產的,出手大方,那時候覺得很好賺,一天接三個就兩、三萬。」

她隱諱地做援妹,斷斷續續快兩年。「後來有個客人很喜歡我吧,開始追我,然後算是包養我。他替我租了房,頭半個月就先匯了十萬元給我,一個月就是二十萬。一開始都滿正常的,但後來就出現很多令人無法忍受的行為…很暴力的那種。」


▲看起來Doris跟一般上班族沒兩樣。家人也以為她在正常網路行銷公司上班。


Doris說,包養她的人是個長相普通的房仲業經理,已婚有小孩。「有一次,他突然開門進來,然後用很兇的眼神衝向我,一語不發就把我全身衣服用力撕爛、打我,接近強暴的那種…。還有一次他拿鍋鏟,浸泡在剛煮好的熱水裡,叫我脫光衣服,然後燙我全身。還要我發出很愉悅的聲音,但我當然是哭。」

最令Doris百思不解的一次是,對方拿炒菜用的葵花油,從頭到腳淋她全身,「性愛完,也不準我洗掉,要全身黏黏的躺床上一晚,他就在旁邊一直聞。我身上的油,後來都固化了,非常難受。」Doris只忍了一個半月,就決定結束。「我跟他說要走時,他還跪在大馬路一直哭說他錯了。這更讓我覺得恐怖,我覺得他很…分裂。」這個包養她的人,也是她最後一個援交客人。


▲一心想存錢的她,趁上班空檔,隨便吃幾口便當墊肚子。


內心痛苦 最後的鹹濕
「其實做援交真的很容易,在手機上透過隨便一個交友軟體,或者臉書就可以約出來交易。在臉書上,看到那種照片很正的女生,你就私訊對方,對方也許只是用假照片,但就算她不做,也會幫忙介紹。」因為很容易,又可以很低調,所以Doris一直難以自拔。

「但我心裡其實很痛苦。每一次交易,也都很緊張,怕被釣魚,也怕得病。因為很多客人為了追求那種感覺,是堅持不戴保險套的。」最後壓垮她的,當然是變態包養。「其實我一直想重新過正常生活,一年多前我開始做視訊,也許還是要做些奇奇怪怪的動作,講些奇奇怪怪的話。但是跟援交比,相對來說,已經好正常…。」Doris說,她的爺爺奶奶都以為她在做電腦行銷工作,她希望趕快存很多錢,未來要開寵物美容店,再也不要沾上鹹濕。


▲超愛狗狗的Doris ,給自己兩年時間賺錢,她想開寵物美容店,從此不再賣騷。

撰文:楊筠 攝影:叢晧日 攝影協力:嚴鎮坤 設計:林珮誼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magazine/life/20150925/26281158